亚洲色 自偷自拍另类

  1. <code id="imkvg"></code>
    <code id="imkvg"></code>
  2. <code id="imkvg"></code>
    <th id="imkvg"><sup id="imkvg"></sup></th>

      <code id="imkvg"></code><code id="imkvg"></code>
      <code id="imkvg"><em id="imkvg"></em></code>

      <strike id="imkvg"><sup id="imkvg"></sup></strike>

      免費預約熱線:400-1181-995
      主頁 > 成功案例 >

      以員工傷情變輕為由拒付工傷待遇不成立 公司克

      發布時間:2018-06-30 作者:河南盈法律師事務 瀏覽:次查看

      對于發生工傷的勞動者,我國法律明確規定,在其勞動合同或聘用合同期滿終止,或者工傷職工本人提出解除勞動合同、聘用合同的,由工傷保險基金支付一次性工傷醫療補助金,由用人單位支付一次性傷殘就業補助金。

        被鑒定為九級傷殘的工傷勞動者劉江河在離職后,原單位卻以傷情變輕、傷殘等級過高為由拒絕支付其相應的工傷待遇。近日,經過一裁兩審,法院終審判決原單位向他支付一次性傷殘補助金和一次性傷殘就業補助金共7.7萬余元。

        基本案情:

        2015年8月初,經熟人介紹,30多歲的劉江河被某安保公司聘用,雙方簽訂一年固定期限勞動合同。入職三個多月時,他在工作中不慎造成左腿外傷及跖骨骨折。隨后,經公司申請,人力資源和社會保障局認定劉江河所受上述傷害為工傷。

        2016年6月初,劉江河想回老家養傷就主動辭職。在得到批準后,他要求公司支付工傷待遇。公司認為他的傷情根本達不到傷殘等級標準,雙方發生分歧,于是申請鑒定。

        不久,經勞動能力鑒定委員會鑒定,確認劉江河已達到職工工傷與職業病致殘等級標準九級。

        拿到鑒定結果后,安保公司對該鑒定結論不服,提出勞動能力再次鑒定申請。2016年底,北京市勞動能力鑒定委員會再次鑒定,確認劉江河目前已達到職工工傷與職業病致殘等級標準九級。

        過了一段時間,安保公司將工傷保險基金轉到單位賬戶上的4.2萬余元,以一次性工傷醫療補助金的名義支付給劉江河,此后就不同意支付其他工傷待遇了。

        無奈,劉江河只好申請勞動仲裁,要求安保公司支付一次性傷殘補助金和一次性傷殘就業補助金。仲裁委審理后支持了他的主張,裁決公司支付兩項補助金共7.7萬余元。

        公司不服到法院起訴。

        得知自己當了被告,劉江河忐忑不安,了解到工會有免費法律服務后就申請了工會法援。因他是農業戶口,符合受援條件,北京市總工會法律服務中心便指派張士軍律師代理此案。

        經過開庭審理,法院判決安保公司支付劉江河一次性傷殘補助金和一次性傷殘就業補助金共7.7萬余元。公司對一審判決不服,又提起上訴。

        二審法院審理時,安保公司代理人一再表示:“我公司不是不支付劉江河一次性傷殘補助金和一次性傷殘就業補助金,而是實際情況發生了變化:他發生工傷后公司積極配合其進行醫治,經過這么長時間的治療恢復,其傷殘程度已經發生了變化,現在已無法達到九級傷殘標準。老話兒說傷筋動骨一百天,像他這種骨折3個月就好了,根本用不著再享受工傷待遇。”

        對此,劉江河認為:“我的傷殘等級已經兩次經過專業機構鑒定,確定達到職工工傷與職業病致殘等級標準九級,公司就應當支付我相應的工傷待遇。而且,工傷保險基金已將我的一次性傷殘補助金撥付到公司賬戶,你們憑什么不給我??!”

        公司認可工傷保險基金已核算并向公司賬戶撥付了劉江河一次性傷殘補助金3.4萬余元。

        近日,二審法院判決:駁回上訴,維持原判。

        案件分析

        安保公司以劉江河的九級傷殘等級過高、經過治療后傷情變輕為由,拒絕支付一次性傷殘補助金和一次性傷殘就業補助金;劉江河主張既然勞動部門確認其已達到傷殘九級,自己就有權享受同等級別的工傷待遇。雙方在法庭上針鋒相對,互不相讓。公說公有理,婆說婆有理,那么安保公司與劉江河誰的主張才符合法律規定呢?

        筆者分析:

      《工傷保險條例》第37條規定,職工因工致殘被鑒定為七級至十級傷殘的,享受以下待遇:(一)從工傷保險基金按傷殘等級支付一次性傷殘補助金,標準為:七級傷殘為13個月的本人工資,八級傷殘為11個月的本人工資,九級傷殘為9個月的本人工資,十級傷殘為7個月的本人工資;(二)勞動、聘用合同期滿終止,或者職工本人提出解除勞動、聘用合同的,由工傷保險基金支付一次性工傷醫療補助金,由用人單位支付一次性傷殘就業補助金。

        本案中,公司為劉江河繳納了工傷保險,劉江河被人力資源和社會保障局認定為工傷,并經勞動部門兩次勞動能力鑒定、確認已達到職工工傷與職業病致殘等級標準九級,且上述工傷認定結論及勞動能力鑒定結論均已生效,工傷保險基金已核算并向安保公司賬戶撥付了劉江河一次性傷殘補助金3.4萬余元,所以,在雙方勞動關系已經解除的情況下,按照《工傷保險條例》的規定,安保公司應當支付劉江河一次性傷殘就業補助金和一次性傷殘補助金。

      公司認為劉江河經過治療恢復,其傷殘程度發生了變化,已無法達到九級傷殘標準,但在案件審理過程中明確表示尚未向有關部門提出勞動能力復查鑒定。所以在現有情形下,安保公司僅以對工傷致殘等級持有異議、傷情變輕為由不同意給付劉江河一次性傷殘補助金及一次性傷殘就業補助金,缺乏事實及法律依據,因而公司的主張未得到法院的支持。

      聯系電話:17603862091.

      聯系地址:河南省鄭州市惠濟區長興路22號銀江商務樓7嘍705室。

      400-1181-995

      輸入您的電話,1對1提供法律解決方案:

      服務導航

      律師微信咨詢
      掃掃加微信

      免費咨詢電話
      400-1181-995
      177375097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