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洲色 自偷自拍另类

  1. <code id="imkvg"></code>
    <code id="imkvg"></code>
  2. <code id="imkvg"></code>
    <th id="imkvg"><sup id="imkvg"></sup></th>

      <code id="imkvg"></code><code id="imkvg"></code>
      <code id="imkvg"><em id="imkvg"></em></code>

      <strike id="imkvg"><sup id="imkvg"></sup></strike>

      免費預約熱線:400-1181-995
      主頁 > 專長領域 > 交通事故 >

      商業三者險肇事逃逸免責條款無效

      發布時間:2018-08-22 作者:河南盈法律師 瀏覽:次查看

       

       

      問題保險人以肇事逃逸為由免除自己的商業第三者責任保險全部賠償責任,違反公平原則、誠實信用原則和保險法的規定,屬于無效條款。

      案情2012年1月31日18時許,被告人王稀佑駕駛桂k·l2387號牌大貨車行駛至池揭公路s236線廣太鎮山前村路口附近,因掉頭轉彎占線,與被害人謝貴誠駕駛的粵v·m3011號牌摩托車發生碰撞,致謝貴誠倒地受傷。王稀佑駕車逃離現場,行至廣太收費站附近時被群眾開車追上抓獲。謝貴誠住院搶救18天后死亡。肇事車輛系廣西壯族自治區博白縣永發運輸公司所有,實際支配人為陳春。永發運輸公司已為該車向安華財產保險股份有限公司廣西分公司(以下稱安華保險公司)分別購買了機動車交強險和商業第三者責任險,其中商業三者險賠償限額為50萬元。交警部門認定王稀佑對此次事故負全部責任。

      普寧市人民檢察院以交通肇事罪向普寧市人民法院提起公訴。被害人謝貴誠的近親屬提起附帶民事訴訟,要求被告人王稀佑賠償經濟損失58萬余元,車主永發運輸公司、實際支配人陳春、安華保險公司承擔連帶賠償責任。

      裁判普寧市人民法院經過審理,以被告人王稀佑犯交通肇事罪,判處有期徒刑五年零六個月,賠償民事原告人45.4萬元;判決安華保險公司在交強險限額內賠償民事原告人12萬元;車主永發運輸公司、實際支配人陳春、安華保險公司對被告人的民事賠償承擔連帶責任。宣判后,安華保險公司以合同訂有肇事逃逸免責條款為由,提出上訴,請求不承擔連帶賠償責任。普寧市中級人民法院經過審理,以第三者責任險是為確保因被保險人的致害行為而受害的第三人能夠得到切實有效賠償而設立,保險人和被保險人約定的免責事由不能對抗受害人為由,駁回上訴,維持原判。安華保險公司以同樣理由向廣東省高級人民法院提出申訴。廣東省高級人民法院經審查認為,在商業第三者責任保險中,交通事故的發生意味著合同約定的賠償條件成就,保險人即應履行賠償義務。肇事逃逸的影響只及于事故發生之后,不溯及以前,投保人只應對逃逸行為擴大損害的部分擔責。保險人以肇事逃逸為由免除自己的全部責任,違反公平原則、誠實信用原則和保險法的規定,屬于無效條款。本案被告人肇事逃逸的行為并沒有給保險人造成新的損失,保險人不能以此為由免除賠償責任。廣東高院裁定:駁回安華保險公司的申訴請求。

      評析本案爭議焦點在于:商業第三者責任保險中關于交通肇事逃逸免責的條款是否有效?交警部門根據肇事逃逸行為作出的事故責任認定書是否能成為保險人免除賠償責任的理由?

      1.免責條款違反公平原則、誠實信用原則和保險法規定 投保人購買商業第三者責任保險(以下簡稱商業三者險)的目的,是為車輛發生交通事故后將賠償責任轉移給保險公司,從而減少自己的損失,確保第三者得到切實有益賠償。在本案中,保險事故即交通事故,交通事故發生意味著保險合同約定的賠償條件成就,保險人的賠償義務便從或然轉變成應然。投保人或其允許的駕駛人肇事后逃逸的行為,并不改變在此之前已經發生交通事故的事實,即肇事逃逸行為的影響僅及于逃逸之后,不溯及以前。保險公司開設商業三者險業務,即意味著保險人承諾在收取保費后愿為投保車輛可能給第三者造成的損害承擔賠償責任。如果保險人在訂立合同時利用其優勢地位,以格式條款的方式(關于格式合同問題以下再議)免除自己的責任,加重投保人的負擔,完全是一種違背誠實信用的行為。

      2.交通事故責任認定書不能成為保險人免責的理由 本案中,保險人提出:國家道路交通安全法實施條例已有明文規定,發生交通事故后當事人逃逸的,逃逸的當事人承擔全部責任,因此,保險公司不再對第三者承擔損害賠償責任。這是對兩種法律關系的有意混淆。

      首先,國家道路交通安全法及其實施條例屬于行政法規,它調整的對象是國家與公民、法人(含其他組織)以及公民、法人之間在維護道路交通秩序,保證交通安全方面的權利義務關系。而商業保險屬于經濟活動,其合同調整對象是平等主體之間的權利義務關系,不能以國家確定的交通事故歸責方法作為確定保險人和投保人權利義務的根據。換言之,交通法規涉及的是事故當事人的責任,并不涉及保險當事人的責任,其關于肇事逃逸的歸責方法,本身帶有一定的懲罰性,這種懲罰不適用于平等主體的保險合同。司法實踐中,駕駛人發生交通肇事后逃逸的原因很復雜,有的是為了逃避經濟責任,有的是為了逃避法律制裁,有的是為了免受人身傷害——所有這些原因,都不能成為懲罰投保人而免除保險人責任的理由。

      其次,商業三者險保證的就是一種責任風險,保險人的義務就是為投保人可能對第三者造成的損害責任買單。若投保人沒有責任,保險公司可拒絕理賠。保險法第二十一條規定:“投保人、被保險人或者受益人知道保險事故發生后,應當及時通知保險人。故意或者因重大過失未及時通知,致使保險事故的性質、原因、損失程度等難以確定的,保險人對無法確定的部分,不承擔賠償或者給付保險金的責任,但保險人通過其他途徑已經及時知道或者應當及時知道保險事故發生的除外。”即是說,投保人負有事故發生后的通知義務,如果疏于通知,應當對由此造成的損失部分擔責。肇事逃逸行為不僅可能擴大事故的損失,還可能造成對事故真正原因、責任、損失等難以分清的困難,但保險人并非沒有救濟手段,完全可以通過事后協商,協商不成的還可以通過法律訴訟的方法加以解決。對此,《中華人民共和國道路交通安全法實施條例》第九十二條規定:“發生交通事故后當事人逃逸的,逃逸的當事人承擔全部責任。但是,有證據證明對方當事人也有過錯的,可以減輕責任。”《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道路交通事故損害賠償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第二十七條也規定:“公安機關交通管理部門制作的交通事故責任認定書,人民法院應當審查并確認其相應的證明力,但有相反證據推翻的除外。”由此可見,交通事故責任認定書也不能作為認定保險事故責任的一錘定音的根據。

      保險人以肇事逃逸為由免除自己的商業第三者責任保險全部賠償責任,違反公平原則、誠實信用原則和保險法的規定,屬于無效條款。

         作者:河南盈法律師事務所

         地址:鄭州市惠濟區長興路22號銀江商務樓7樓      

         電話:18037147205

       

      400-1181-995

      輸入您的電話,1對1提供法律解決方案:

      服務導航

      律師微信咨詢
      掃掃加微信

      免費咨詢電話
      400-1181-995
      177375097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