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洲色 自偷自拍另类

  1. <code id="imkvg"></code>
    <code id="imkvg"></code>
  2. <code id="imkvg"></code>
    <th id="imkvg"><sup id="imkvg"></sup></th>

      <code id="imkvg"></code><code id="imkvg"></code>
      <code id="imkvg"><em id="imkvg"></em></code>

      <strike id="imkvg"><sup id="imkvg"></sup></strike>

      免費預約熱線:400-1181-995
      主頁 > 最新簽約 >

      借車后偷回并索賠的行為如何定性

      發布時間:2019-03-01 作者:河南盈法律師 瀏覽:次查看


      案情簡介:蔡某因第二天要外出辦事,便向同村的付某借摩托車。當晚,蔡某將借到的摩托車停在自家門前。次日凌晨2時許,付某將停在蔡某家門口的摩托車偷走并藏匿起來。蔡某發現摩托車不見了,并將此事告知付某,付某便要求蔡某賠償。蔡某自認倒霉,賠償了付某4800元。后付某將藏匿的摩托車賣給他人,得款3600元。
      分歧:對于本案中付某的行為如何定性,有兩種不同意見:
      第一種意見認為,付某的行為構成詐騙罪。付某的摩托車雖然為蔡某所占有,但付某對摩托車仍然擁有所有權,而付某隱瞞偷回摩托車的事實,向蔡某索取賠償,騙取蔡某的賠償款,符合詐騙罪的構成要件,應當以詐騙罪追究其刑事責任。
          第二種意見認為,付某的行為構成盜竊罪。付某采取秘密竊取的方式,將借給蔡某的摩托車偷回,并以非法占有為目的向蔡某索要賠償,其行為構成盜竊罪。
      律師評析:筆者同意第二種意見,理由如下:
          付某的行為不構成詐騙罪。詐騙罪的基本構造為:行為人以不法所有為目的實施欺詐行為——被害人產生錯誤認識——被害人基于錯誤認識處分財產——行為人取得財產——被害人受到財產上的損失。從本案來看,付某以摩托車被盜為由向蔡某索要賠償,首先,付某并未欺詐蔡某,因為摩托車確實是被偷的,只不過是付某自己偷的;其次,蔡某也未產生認識錯誤,因為摩托車被盜是事實,蔡某只是不知道偷車的人是付某。因而,本案不符合詐騙罪的基本構造,不能以詐騙罪定性。
          盜竊罪的設置側重應該是對公私財物占有權能的保護。占有是所有權最基本的權能,失去了占有,使用、處分權能的實現便無所依附。在排除共有的前提下,財物的合法占有主體是唯一的,具有排他性,破壞他人對財物的合法占有關系均系非法。不論行為人盜竊的是所有權人的財物,還是非所有權人的財物,占有人對于財物的占有狀態都受到了影響或者改變,占有權的行使都受到了妨害。對于侵犯財產的犯罪行為而言,刑法所保護的應該是被占有財物的財產秩序。對合法占有關系的破壞與對所有關系的破壞一樣,均侵犯了刑法所保護的客體,同樣能構成犯罪。故而,合法的占有權應該成為盜竊罪的犯罪客體。
           蔡某對被盜的摩托車具有合法的占有權,而合法的占有權能夠成為盜竊罪的犯罪客體,在合法占有的情況下,所有權人秘密取回因借用、租賃、擔保等原因在他人合法占有下的財物,占有權人有法律上的正當理由且該理由足以和本權者相對抗,則占有權應該受到保護。本案中付某秘密竊取蔡某保管下的本人財物,是為了借此向蔡某索取賠償,并造成了蔡某財產利益的損失,完全符合非法占有的目的。
          綜上,回歸本案,付某將自己擁有所有權而蔡某合法占有的摩托車取回并借此向蔡某索取賠償的行為,客觀上實施了秘密竊取財物的行為,客觀方面侵犯了他人的合法占有權,且主觀方面具有非法占有的目的,符合盜竊罪的犯罪構成,應以盜竊罪追究其刑事責任。
      河南盈法律所聶律師:13607687016
      律師聯盟總部:鄭東新區千璽廣場十層
      聯盟分部:鄭州市惠濟區長興路22號銀江商務樓7層 
      聯盟分部:周口市淮陽縣龍都大道65號盈法律師樓4層



      400-1181-995

      輸入您的電話,1對1提供法律解決方案:

      服務導航

      律師微信咨詢
      掃掃加微信

      免費咨詢電話
      400-1181-995
      177375097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