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洲色 自偷自拍另类

  1. <code id="imkvg"></code>
    <code id="imkvg"></code>
  2. <code id="imkvg"></code>
    <th id="imkvg"><sup id="imkvg"></sup></th>

      <code id="imkvg"></code><code id="imkvg"></code>
      <code id="imkvg"><em id="imkvg"></em></code>

      <strike id="imkvg"><sup id="imkvg"></sup></strike>

      免費預約熱線:400-1181-995
      主頁 > 專長領域 > 刑事辯護 >

      追擊致死,何以定性

      發布時間:2018-08-08 作者:河南盈法律師 瀏覽:次查看

       

      葉某于凌晨二時許潛入王某家行竊。王某被驚醒,葉某奪門而出,王某意識到被竊,隨手拿一根水管追出,二人先后跑出村外數百米遠,王某邊追邊喊“站住、不然打死你”,葉某見路邊有一廢棄工地上的建筑物,就往里鉆,王某又撿起一塊磚頭,緊追不舍,追至二樓時,王某扔出磚頭,擊中葉某大腿,葉某繼續往上爬時,失足一腳踩空,從樓梯上摔到一樓地面,王某返身到樓下,見葉某已經不動了,踹了兩腳,認為葉已摔死,遂離去。經法醫鑒定,葉某系肋骨骨折骨端刺破肝臟等部位,引發體內大出血而死亡,死亡時間為凌晨六時。王某歸案后,供認上述事實并辯稱追趕只是為了要教訓葉某一頓。

      律師觀點:本案王某的行為構成犯罪,為過失致人死亡罪。主要理由為:

      1、王某客觀上以不作為的方式違反了救助的注意義務。過失犯罪的核心是對注意義務的違反,而在危險狀態中行為人具有采取外在行為的注意義務,即當實施可能侵害法益的行為時,應采取回避發生該危害結果的作為或是不作為。在本案中,首先,王某因先前的追擊行為導致了葉某處于危險的狀態中,其就產生了救助葉某生命安全的義務;其次,從當時客觀條件和王某的個人能力看,王某是具有實施救助行為的可能性;最后,結果回避可能性看,從葉某的死亡時間上看,若及時被救治很可能不會發生死亡結果。在客觀上,王某不救助的行為違反了其因先前追擊行為而產生的救助葉某生命的注意義務,最終導致了葉某死亡結果的發生。

      2、王某的不救助行為與死亡結果之間因果關系未發生中斷。在故意的前行為具有導致結果發生的高度危險,后來介入了行為人的過失行為造成結果時,應當肯定前行為與結果之間的因果關系。王某不救助的行為在當時的情況下對葉某的人身安全具有高度的危險性,對其死亡結果的發生具有主要作用力,此外,葉某失足的行為并不屬于異常的介入因素,在凌晨時分,葉某因王某的追擊行為進入廢棄建筑內,發生意外的可能性非常大。

      3、王某主觀上具有疏忽大意的過失。一方面,王某應當預見自己的不救助行為可能導致葉某死亡可能性。王某的追擊行為,實際上讓葉某進入了一個比較危險的領域內,使葉某人身安全處于比較危險境地。在這樣的情況下,王某因先前行為引起的法益侵害危險具有防止義務,其應當預見自己不救助的行為可能導致葉某死亡的義務。根據當時的客觀條件而言,在凌晨進入廢棄工地的建筑,葉某受傷后很難得到王某以外的其他人的救助,王某是可以預見到自己不救助葉某的行為可能導致其死亡,即王某具有預見的可能性。另一方面,王某是因為疏忽大意而沒有預見到自己的不救助行為可能導致葉某死亡。當王某查看從二樓摔落得葉某的傷情時,只是采取了隨便踢幾腳就認定其死亡,此輕率的態度是其疏忽大意的表現。一般認為,二樓屬于低樓層,摔落當場致死的幾率比較少,而且對于一般人而言,對死亡的確認會采取更加合理謹慎的方式進行如摸脈搏、聽心跳等。而王某只是采取輕率的方式就確認葉某當場死亡而未及時采取救助行為,屬于因疏忽大意而未預見到自己不救助行為可能導致葉某死亡結果的發生。

      綜上所述,王某不救助葉某的行為,是因疏忽大意的過失而未盡到自己救助葉某生命的注意義務,最終導致葉某死亡,構成過失致人死亡罪。

      河南盈法律師事務所位于鄭州市惠濟區長興路22號銀江商務樓7層  

      聯系電話:0371-53635393

      400-1181-995

      輸入您的電話,1對1提供法律解決方案:

      最新文章

      服務導航

      律師微信咨詢
      掃掃加微信

      免費咨詢電話
      400-1181-995
      17737509711